国鼎的服务

微信 QQ

殡葬活动中使用音乐要不要付费
來源: 国鼎事务所 著作权代理人-林淑静   發布時間: 2014-04-28 10:40   741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最近台湾的作家琼瑶隔海公开举报大陆编剧于正抄袭其多部作品,她没有选择法律途径,而是直接向广电总局喊话,琼瑶的选择,让大陆在知识产权保护上产生尴尬局面,同时也引发了讨论:在台湾殡葬活动中使用音乐要不要付费?藉评析「智着字第10016002670-北中南殡葬业者及告别式乐团著作权倡导说明会双向交流记要」论之。


壹、事实摘要 

去年[1]100418日,在葬礼或灵堂播放率极高的「南无观世音菩萨」乐曲著作权人南乐公司派出法务人员,拿摄影机到板桥殡仪馆,对正在牌位区十号,由莲邦礼仪公司承揽的葬礼,正在播放「南无观世音菩萨」,录下现场画面与音乐进行搜证,向法院控告莲邦礼仪公司涉嫌侵害著作权。嗣经双方和解,莲邦公司赔钱后,南乐公司撤回告诉,板桥地检署为不起诉处分。

据悉,南乐公司与南星唱片录音带公司合作,将佛号搭配创作曲目,制作成音乐专辑,成为告别式会场常被播放的宗教音乐,而南乐公司发现,许多葬仪社使用的念佛机,未获授权就盗拷「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等乐曲,乃派员在北、中、南殡仪馆的告别式会场搜证录像后,向各地检署提告,板桥地检署已接获近10件侵害著作权案,此类案件迭传,各会员纷纷向公会陈情,引发葬仪商业同业公会重视。

为让全国各殡葬业者,了解丧礼中使用宗教音乐,或告别式上使用流行音乐的相关著作权问题,经济部智慧财产局于北、中、南各办一场「北中南殡葬业者及告别式乐团著作权倡导说明会双向交流记要」,就该交流记要逐一评析说明之。


贰、  两造争执 

一、当事人:

()录音著作财产权人[2](未加入集管团体)

1.南星唱片录音带有限公司,高雄市三民区鼎山街610号。 

2.南乐股份有限公司,台南市安平区健康三街482152楼。

()被控侵权:全台殡葬业者超过50家被告,约一百家业者接获存证信函[3]

()主管机关:经济部智慧财产局

 

二、两造主张: 

() 录音著作财产权人表示:

南乐公司和南星唱片一同制作出版佛曲专辑,曲目有「南无阿弥陀佛」和「南无观世音菩萨」等,由于许多殡葬业者提供的念佛机未获授权,就盗拷歌曲而拨放,已侵害其著作权,已行文至全国殡葬公会,要求每场告别式要收取500元的播放费并强调使用者付费。 

 

()公会及殡葬业者表示:

在告别式场合中播放佛经,乃民间风俗习惯,包括念佛机、佛经曲目等,但是民众办理丧事使用佛经为往生者助念,即为往生者而播放,拨放佛经目的是为超渡「往生者」,聆听者为并非公众,亦无公开演出问题,更没有公开播送的问题,丧家如果自行准备,殡葬业者尊重他们的使用权,走进葬仪的相关场合,几乎都会听到佛经等相关音响,特别是「念佛机」传来的一声声「南无阿弥陀佛」,更是常在灵堂播放,但近年多家拥有音乐著作权的团体到各灵堂拍照录像存证,指称殡葬业者不当公开播送违反著作权法。

在去年916日,来自全台的殡葬业者上百人齐聚台中殡仪馆,疾呼要求各音乐著作权团体尊重丧家「殡葬消费权益」,不要再以音乐著作权相关法令「为难」全国殡葬业者,据知目前已有超过50家业者被告,两百家乡左右业者接获存证信函,对殡葬业者造成相当大的困扰。

 

三、不争执事项整理:

一、佛经经文即「」部份,系属语文著作,已逾保护期间本身已成公共财[4]

二、佛经「」属音乐著作,就同一经文可能有多种不同版本之配乐,该等配乐之

旋律如有创作性,仍属音乐著作。

三、所录制的唱片属于受著作权保护的录音著作,至于佛经经文本身虽为公共财并

不受影响。音乐、录音著作之「公开演出」须向著作财产权人取得公开演出的

授权。 

 

四、争执事项整理:

一、何谓「对公众」? 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4款解释认定。 

()本款是否与利用音乐之主观意思(系为往生者而播放)或实际上是否有人聆听而有不同?

()本款是否因音乐提供者不同(丧家所自行准备而播放与殡葬业者所拨放),而有影响「公众」之解释?

二、是否因「往生者身份不同」,就其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4款但书之解释「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数人」而有不同认定?

三、于告别式场合殡葬活动中使用之「念佛机」、「追思光盘」其著作种类为何? 倘若在符合「对公众演出下」则究侵害著作权法上的何种权利?

 

参、智财局函释摘要 

通常坊间丧家会将丧葬事宜委托礼仪公司办理,礼仪公司经常性的为不同的丧家、于不同的告别式等殡葬活动中播放或演奏音乐,只要是客观上是对公众播放,即构成公开演出而需取得授权,并不因利用音乐之主观意思(例如系为往生者而播放)、或实际上是否有人聆听而有不同;于停柩室、神主牌位寄放室、入殓室、奠仪堂等处播放念佛机等利用音乐之行为,由于该等场所仍属于不特定之多数人得出入之场所,与告别式中利用音乐,并无不同,亦属公开演出而需取得授权。

如果告别式等殡葬活动中所播放之音乐是由丧家自行准备或播放的,由于大多数情形中,参与之人为丧家之「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数人」,故其播放音乐等利用行为并不构成公开演出,而毋须取得授权;如为丧家自己利用个人相片、影片加上衬底音乐而制作之追思光盘,虽然录制音乐的部分已涉及著作权法上的重制行为,但因丧家制作该光盘只是供个人及家庭使用,不具营利目的,应可适用著作权法第51条合理使用的规定,而且丧家自行在会场上放映该光盘,该光盘内之音乐或录音著作(如插曲或衬底音乐等)也不用另外取得公开演出之授权。

 

肆、智慧财产局函释评析

一、何谓「对公众」? 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4款解释认定。

按,著作权第3条第1项第4款本文,其公众:「系指不特定人或特定之多数人」;再按,大法官释字第145号所谓多数人:「系包括特定之多数人在内,至其人数应视立法意旨及实际情形已否达于公然之程度而定」;末按,著作权第3条第1项第9款本文之公开演出:「系以演技、舞蹈、歌唱、弹奏乐器或其它方法向现场之公众传达著作内容」,由此可知「公众」系指多数人,然多数人包括「特定之多数人」,公众并不局限于「不特定人」也包括「特定多数人」。

故此,倘若于「开放式」之场所办理告别式或其它殡葬活动,使之「特定多数人」或其「不特定之多数人」得以共见共闻之,应即构成著作权第3条第1项第4款「公众」之定义,然符合「对公众」之解释后,不当然等同构成侵权合先叙明。 

 

 ()本款是否与利用音乐之主观意思(系为往生者而播放)或实际上是否有人聆听而有不同? 

查,殡葬业者声称在告别式场合中播放佛经,乃民间风俗习惯,包括念佛机、佛经曲目播放等,但是办理丧事使用佛经为往生者助念,即为往生者而播放,拨放佛经目的是为超渡「往生者」,聆听者为并非公众,亦无公开演出问题。

然,殡葬业者所为之抗辩说法,需酌衡「行为者之主观意思」,然利用音乐之主观意思一般人并无从得知,再者主观意思并非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4款所需衡量要件,故所谓对公众意指于客观上是对特定多数人或不特定之多数人,得以共见共闻之公众播放,然并不因利用音乐之主观意思欲为往生者而播放、或实际上是否有人聆听而有不同。

 

()本款是否因音乐提供者不同(丧家所自行准备而播放与殡葬业者所拨放),进而影响「公众」之解释? 

该函释「以行为人是谁?」而决定其是否「对公众」播放音乐,如系礼仪公司或乐团等业者,由于系对不同的丧家提供服务,故属对公众之公开演出,如为丧家自已播放,对丧家而言其播放对象为自家人,非属公众,故不构成公开演出,亦无需取得授权而不需付费,可以知悉的是智慧财产局以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4款之本文及但书分别就行为人不同而为解释。

然,本人以为不应直接采用二分法(即提供人为丧家或殡葬业来区分)并藉此来定义「是否对公众之公开演出」,「公众」之定义于本法第3条第1项第4款已有明定,并非以「行为人来决定是否构成对公众之公开播放行为」,行政机关不应逾越法律之文义解释,观其智慧财产局之解释,可得知是为解决丧家于非营利下所做之权衡解套,其用意是可理解,但法律定有明文不应擅自或扩张解释,再者,如为「对公众」并不一定等同侵权,且衡量是否为公开演出尚有其它方式,如告别式场所或拨放之场所是为「封闭式」或为「开放式」,是否为不特定多数人可得自由进出等,而非仅以音乐提供者草率论定「公众」之定义。

末者,倘若该音乐系为丧家所提供且不符合本款但书规定时,尚可进一步衡量是否有合理使用状况(如本法第51[5]55条或65条之适用),绝非草率仅以「提供者」=「是否对公众」直接论断是否构成侵权,此一论断方式易造成相同情形(同为丧家提供却认为其为对公众演出,如下第二点所示)产生不同解释结果之矛盾,亦使得著作财产权人在行使权利时发生困难(仅要告知该音乐提供者系为丧家,则著作财产权人即不得主张?),此一解释方法将会衍生更多纠纷。

 

二、是否因「往生者身份不同」,就其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4款但书之解释「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数人」而有不同认定?

智慧财产局于函释中揭示:「如果告别式等殡葬活动中所播放之音乐是由丧家自行准备或播放的,参与之人为丧家之「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数人」,故其播放音乐等利用行为并不构成公开演出,而毋须取得授权」。

学生质疑的是「告别式参加之人一定是家庭及其正社交之多数人吗?」,何谓? 王永庆先生告别式会场系设于公开场所-长庚大学学生活动中心,参加人员除王永庆先生之家属亲友外,受邀宾客尚有政府官员、企业人士及台塑集团员[6]等,倘若此为丧家主办,是否亦属「非公众」? 故其播放音乐等利用行为并不构成公开演出,而毋须取得授权? 然智慧财产局却又于971212日之971212C令函中,对其王永庆先生之告别式系属公开演出即「对公众」,而以著作权法第55[7]规定之适用得主张合理使用,然却又以「往生者身份不同」而对其「公众」定义有不同解释,此即智慧财产局于函释中所采取以「提供者」=「是否对公众」之矛盾。 

 

三、于告别式场合殡葬活动中使用之「念佛机」、「追思光盘」其著作种类为何? 倘若在符合「对公众演出下」则究侵害著作权法上的何种权利?

本件「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是出家人经常持诵的佛号,南乐股份有限公司与南星唱片录像带公司合作,将佛号搭配创作曲目,制作成音乐专辑,成为告别式会场常被播送的宗教音乐,就该公司而言,虽无「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等佛号之著作权,即佛经经文本身已成为公共财[8],但其所录制的唱片仍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录音著作,其录音著作系指「任何藉机械或设备表现系列声音而能附着于任何媒介物上之著作[9]

然,「念佛机」是否属著作权标的?倘若念佛机内所录制者之内容非属本法保护之标的,或已超过著作权保护期间成为公共财产,例如佛号念诵或咒语,则任何人均得自由利用。若将佛经咒语另行配乐,该另行配乐之曲谱,仍属本法保护之音乐著作[10],其音乐著作系指「包括了曲谱、歌词及其它之音乐著作」,则制造念佛机的业者灌录上述音乐著作,须取得该音乐著作「重制」之授权,若唱片公司或其它人将上述配乐另行录制,其录制可能另产生一个独立的录音著作,于我国对其录音著作于本法第5条第1项第8款采以例示保护。

又,「追思光盘」系以往生者生前影像搭配音乐而成之追思光盘,该光盘内之音乐或录音著作(如插曲或衬底音乐等),并自行在会场上放映该光盘,则光盘中录制音乐的部分涉及著作权法上的重制行为,即有侵害著作人之著作财产权及重制权之虞。

故此于不特定人或特定之多数人之场所拨放,即构成公开演出而应取得著作权人之授权为适,而又以「念佛机」或「追思光盘」等其它方式向现场的公众传达著作内容,即侵害著作权人之公开演出权,著作权人得请求公开演出之人支付使用报酬,并有著作权法第92条公开侵害著作财产权之处罚,再者其「念佛机」及「追思光盘」内容系未经授权而重制,另有侵害其著作权人之重制权并有著作权法第91条之罚则。

末者,上述行为虽已构成侵害著作权人之「公开演出权」及「重制权」权利,然,倘若制作追思光盘或拨放其念佛机,倘若于封闭式场所或仅供个人及家庭使用,不具营利目的时,尚可进一步讨论是否有著作权法第51条或其它合理使用的规定,进行讨论之是否符合在合理使用之限制或阻却违法情况下。

 

伍、结语 

综上所述,殡葬业者或其它使用人于告别式等公开场所使用上开灌录有他人音乐、录音著作之念佛机或追思光盘,如非在合理使用之限制(阻却违法)情形下,则可能涉及音乐、录音著作之公开演出侵害,须向音乐著作之著作财产权人或经其授权之著作权集管团体取得公开演出的授权,始得为之。

 

 六、资料来源

[1]资料来源:联合报100629A11版及自由时报同日B2版。

[2]依据中华民国100418日台中市葬仪商业同业公会之发文字号:100中葬字第016号。

[3] 资料来源:2011916NOW news今日新闻网。

[4]依据智慧财产局中华民国1000715日电子邮件1000715函释。

[5] 著作权法第51条:「供个人或家庭为非营利之目的,在合理范围内,得利用图书馆及非供公众使用之机器重制已公开发表之著作。

[6] 97119工商时报A7版参照。

[7] 著作权法第55条:「非以营利为目的,未对观众或听众直接或间接收取任何费用,且未对表演人支付报酬者,得于活动中公开口述、公开播送、公开演出他人已公开发表之著作」。

[8]依据智慧财局中华民国1000715日电子邮件1000715函释。

[9] 参照97刑智上更()4判决。

[10] 参照97台上944判决及叶茂林「著作权案例汇编(8)」。

[11]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w/2014-04/18/c_126403740.htm

 

相关新闻:殡葬活动中使用音乐要不要付费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更多